常德男孩被7所世界音乐名校录取 颜值高爱散文图

  自从3月30日收到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邮件,朱维已经收到了连曼哈顿、欧在内的6所世界顶尖级音乐专业名校的录取通知,并以2015年全校专业第一的成绩被保送至中央音乐学院。手握如此多的录取通知,朱维显得比较平静,“已经决定去茱莉亚读书了,毕竟那是最专业的音乐院校,有最好的老师和最牛的同学。”

  朱维的选择意味着他将成为世界女高音芮妮·弗莱明、小提琴家伊扎克·帕尔曼、吕思清、大提琴家马友友等众多艺术家的学弟。

  开朗健谈,笑容灿烂,思清晰,眼前这个身高1.75米的19岁男孩就是朱维,刚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小提琴专业毕业。1岁时因为长相乖巧,被某婴儿食品公司相中拍摄产品宣传照,长大了颜值不降反升,同学笑称,不拉小提琴,朱维考个电影学院不在话下。

  朱维聪明、调皮,在武陵区紫桥小学读书时,他的成绩名列前茅,可上课时却喜欢开小差,老师与他商量,“你要是都懂了就自己安静看书,不能在上课时影响旁边的同学。”那一年,朱维考了全班第一,却与“三好学生”无缘,他有些委屈:“班里评了10个同学呢。”

  对于一名音乐专业的学生,英语往往不被重视。去年,为考取美国名校,未经任何训练的朱维初试托福考试,结果是62分。他不服气,从网上下载了托福考试的课程,用两个月的时间自学苦练,以89分通过了。

  朱维受父亲朱世伟影响,爱上了诗词歌赋和写作。练琴之余,他用散文充实生活,“我的家乡常德是个依山傍水的小城,它没有大都市的熙攘喧闹,却有着淳朴的风土人情。”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,同届的学生中没有常德人,说起家乡,朱维会自豪地介绍:“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你们会背吧,常德就是桃花源里的城市。”

  1996年,朱维出生在常德武陵区紫桥小区。也许是天生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,在幼儿园的一次才艺比赛上,看到其他同学凭借唱歌、跳舞、器乐演奏纷纷获,讲故事的朱维心里着急了,嚷着要学一门特长。“当时选择小提琴,是考虑小提琴便宜,携带也方便。”朱世伟为儿子物色了一位老师,一年多的学习让老师直呼朱维是好苗子,“别人要花一年才能掌握的曲子,他4个月就学会了。”随后,朱维跟随时任省文工团小提琴教师的文跃进学习。“你有天赋,想要有更好的发展,应该去更专业的学校,试试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吧。”这是朱维小学5年级时,文跃进给他的。

  那年暑假,朱维的父母放下工作,带着他怀着满腔热情与希望来到中央音乐学院附中,没想到那的老师却泼来一盆冷水。“老师说这孩子虽然有天赋,但是拉琴的很多姿势不对,而且想要把小提琴学出来很艰苦,经济花费也很大,劝我们不要走这条。”一家三口落寞而归,朱世伟打算放弃,朱维却在全省小提琴比赛中再次获得一等,朱世伟犹豫了。“孩子不想放弃。”他下定决心,让朱维继续学习小提琴。2008年7月,朱维再次来到,跟随附中的童卫东老师学习,为考附中做准备。

  2009年4月,朱维如愿以偿,顺利考进中央音乐学院附中。当年,除了从附小直送的学生外,全国仅有5人进入这座音乐学校。初、高中6年,朱世伟不准孩子参加任何比赛、表演赛,即使是央视的舞台,“参加比赛要花大量时间准备,我希望他用这个时间抓文化成绩。”毕业时,朱维以全校专业第一的成绩,被保送中央音乐学院。

  朱维从小就肯吃苦。读小学时,正是孩子们贪玩的年纪,但朱维每天放学回家,都会在妈妈宋君的指导下练2个小时的琴,“任何事都是有付出才有回报,所以我愿意努力,乐在其中。”

  备考中央音乐学院附中,朱维真是狠吃了几个月的苦头。童卫东老师要求严格,朱维不仅要改掉拉琴时的错误习惯,还要学习视唱练耳、乐理知识等内容,文化成绩更不能落下。“家里买不起好的小提琴,每次上课老师也会念叨一番。”那段时间,他逼着自己一定要,所有的焦急、担心都化作动力,除了练琴,朱维没有时间说一句抱怨。

  进入附中后,小提琴是生活的重心。每天,除了在校上课,朱维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在家里练琴。“学校的琴房太紧张,很难挤进位子。”为了琴声扰民的事儿,朱维的父母也经常向邻居道歉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朱维在校的专业课和文化课成绩均名列前茅。

  得到保送中央音乐学院资格,似乎没有太多悬念,朱维并不满足,他将眼光放在了国外。他一边参加美国音乐联盟在国内设立的考试,一边朝着内心的目标——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奋斗。作为全球最著名的音乐院校,光是申请书就得填写好几十页,基本信息、曾经发表的学术文章、获过哪些……纯英文的要求和回复让许多人望而却步,但这并不包括朱维,“申请资料中的一项是问我除了当音乐家,还想做什么。”

  2015年2月20日,农历正月初二,下了新年的第一场雪,此时,从未踏出国门的朱维只身一人,前往美国,参加茱莉亚音乐学院和皮博迪音乐学院的面试。在酒店,他争分夺秒地练琴,外国友人得知他此行的目的,都纷纷给予鼓励。有一次,隔壁的房客从门缝塞进一封信,称赞朱维的琴声“wonderful”(美妙的),并祝他取得成功,这让朱维备受鼓舞。

  “面试官就让我拉了一段的无伴奏奏鸣曲。”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,没有华丽的介绍,朱维凭借自己的琴声征服了所有面试官。

  2015年春天,在通过TOEFL考试之后,朱维只身前往美国报考世界音乐学院。后来,茱莉亚、曼哈顿、欧伯林、皮博蒂、、特拉华六所世界级音乐院校向他发来录取通知书。

  朱世伟和宋君笑着说,夫妻俩这辈子最成功的事就是培养出了朱维。在“北漂”的6年时间里,他们始终陪伴在朱维身边。宋君说:“父亲和母亲扮演不同角色,缺少任何一方都不行。”

  当年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公布考取榜时,身边考上的人都在欢呼雀跃,唯独朱世伟满面愁容,“走这条要花不少钱,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压力还是很大的。”最终,儿子的和天赋打动了夫妻俩,朱世伟辞掉工作,两口子来到专门陪读。6年里,他们把“能卖的都卖了”,仅留下紫桥小区那套不足80平方米的小房子租给他人,算是留在家乡的根。为了方便朱维上学,他们在离学校不到500米的地方租了一套紧凑的三居室,“本来打算租地下室,但是怕孩子太压抑了。”

  宋君原是古筝老师,却被朱世伟“”和儿子一起学习小提琴。他认为,妻子有音乐基础,学小提琴比自己快,他想让妻子将全国最好的小提琴老师的教学技巧和知识带回常德,让后面的孩子学琴时少走弯。就这样,朱世伟和妻子的“北漂”生活丰富起来。每天,宋君和朱维分别在前后的两间房里练小提琴,朱世伟就被“夹”在中间的房间写小说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  如今,不仅朱维成绩骄人,宋君拿到中央音乐学院颁发的小提琴教师中级水平认证书,朱世伟也完成了自己首部20多万字的小说。

  眼下,朱世伟正为儿子学费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,朱维在茱莉亚音乐学院的第一年没有学金,学费和生活费加起来差不多要38万元,“找亲朋好友借,东拼西凑了20多万,还差十几万。”朱世伟说,第一年尤为关键,以后儿子可以申领学金,加上自己和妻子工作赚钱,学费应该就不成问题了。

  虽然家庭并不富裕,但朱维从未怨天尤人,自始至终,他都带着对未来的自信和对父母的体谅。6年来,朱维从未回过常德,甚至连爷爷奶奶过世,他也无法赶回来送灵。今年3月,朱维从美国面试完,没来得及告知老师面试结果,就第一时间赶回了常德,“迫不及待想回家,想回来看一看,这才是我的根呀!”回来后,朱维经常骑着一辆二手自行车,穿梭在常德的大街小巷。采访中,他提出,希望在家乡办一场免费的小提琴演奏会,“算是向家乡父老交出自己的成绩。”